首页 要闻 金融 物流 汽车 国企 财经 公司 环保 能源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汽车 >

造车新势力开出高薪抢人才 一味多给钱也不可取

来源: 中国汽车报    编审:    发布时间:2021-09-23 09:57:47

古人云,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这句话如果放在今天的汽车行业,就变成了人才先行。对于小米和集度这一类新进入汽车行业的科技公司来说,产品定位可以稍后讨论,厂房建设也并不着急,甚至在自有资金充裕的前提下,融资都可以暂且按下不表,唯有快速搭建起公司的人才队伍,才是他们最关心和最重要的事。在这一理念的引导下,汽车业内的新一轮抢人大战再度来袭:新跻身造车行列的小米汽车直接开出了薪酬翻倍的条件;仅立项半年的集度办公室出现了“抢工位”的现象;刚拿下新工厂的理想汽车发布了大量工厂管理相关职务;小鹏汽车甚至为了今年的校招,策划了一场主题为“探索者计划”的2022届校招发布会……一方面,“外来的和尚”能从业外带来一批本与汽车无关的新鲜血液,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充盈汽车行业人才库的作用,另一方面,他们所提供的过高薪酬和福利,也给现有的汽车人才生态造成了一定冲击,这究竟是好是坏,恐怕还需要理性看待与分析。

抢人、挖人 流动不断

在小米宣传造车后不久,就有不少汽车从业人员开始打探其招聘计划,按照惯例,这一类企业在起步期都会提供非常具有竞争力的薪酬和待遇。果不其然,小米随后发布了大量招聘信息,与汽车相关职位的月薪基本在2万元以上,部分核心领域岗位的月薪起薪更是超过3万元。例如小米汽车在工作地点位于上海的招聘信息中,NVH工程师的月薪范围为3万~6万元,且每年发放14个月的工资。“同职位薪酬能翻倍,如果我能拿到最高薪酬,收入水平几乎相当于我们公司的总监级管理层。”一位国内传统车企的员工表示,言语中不乏羡慕与向往。

BOSS直聘数据显示,2021年以来,行业薪资水平大幅上涨,这在很大程度上要“归功于”造车新势力。据悉,造车新势力给出的平均月薪为15367元,相比去年同期上涨21.6%,特别是一些与自动驾驶算法相关的职位,年薪甚至可达到百万元以上。

除了薪酬“诱人”之外,造车新势力所提供的平台也更加广阔,甚至可以说充满了无限可能。据一位服务于集度汽车的猎头透露,其正在招聘的一个市场部职位,不仅薪酬比较灵活、没有上限,而且工作直接向市场部负责人汇报,与此同时,目前部门仅设置了一个预计需求的招聘员工人数,这意味着如果将来团队在进一步扩大规模时,先入职的员工很有可能成为团队的带头人。

在面对新造车企业给出的各种有利条件面前,越来越多的汽车人开始“蠢蠢欲动”,脉脉人才大数据平台监测数据显示,职场人求职活跃度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明显,同比增长率达到49%。

警惕高薪成“空中大饼”

表面看来,造车新势力的加入给汽车从业人员提供了更多可选择的机会与平台,待遇大大提高,但实际上,新造车企业所谓的“高薪”有可能会变成一个空中的“大饼”,难以落地。

小林(化名)是2018年从传统车企跳槽至造车新势力企业的,但他身边大部分同事从2014年、2015年起,就陆续跳槽去了造车新势力。“在跳槽的各种考虑因素中,薪酬应该还是最重要的,其次是自身的发展和家庭原因等。”但小林在接受《中国汽车报》记者采访时坦言,在面对高薪时,汽车人才更需要理智与谨慎。此前,有些造车新势力在挖人时许下过翻倍的高薪承诺,但最后有的并没有兑现。据他了解,由于资金紧张,不少造车新势力还出现了降薪和延迟发放工资的现象,此前有一些跳槽去新势力企业的员工日子过得相当凄惨,基本处于半失业状态。

小林的担忧不无道理,造车并非只需要“财大气粗”这一个优势,宝能就是最好的例子。今年7月下旬,宝能汽车开始了第二批裁员计划。有内部相关人士透露,汽车板块的人员规模已经从年前的2.3万人左右减少到了现在的8400人左右,且仍在以每周几百人的速度减少,裁员比例超过65%。至于业界关心的薪资拖欠问题,据了解今年5月工资已于7月发放。而在员工某社交平台上分享的信息显示,宝能员工6月工资和7月26日之前签的协议经济补偿款将于8月31日前发放,7月工资暂无任何消息。

要知道,在进入汽车行业之前,宝能也是“钱袋子”鼓鼓囊囊、无所畏惧上百亿元投入的“新玩家”,入局以来不停地“买买买”。但怎么也没有想到,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,宝能汽车就沦落到了欠薪、裁员,甚至难以为继的地步。“在为高薪而跳槽之前,从业人员还是需要经过调研和分析再做决定,切忌头脑一热就去了。”小林建议。

一味多给钱也不可取

另一方面,对于造车新势力企业来说,为吸引人才而提供过高甚至不合理的薪酬也并非长远发展之道。

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拜腾,在被爆出资金状况堪忧后,去年5月,拜腾汽车发布的“数字产品战略高级经理”的招聘启事,月薪依然能达到2.5万元以上。“这一职务的薪资在行业里属于中上水平。”据上述人士透露,拜腾汽车的薪资水平较高业内皆知,其高管即使降薪80%,还能达到百万元的水平。而在员工其他的开销方面,拜腾也是不惜“为塑造高端品牌形象下血本”,店员服装都“从德国进口、量身定制”,中国区员工名片“1盒费用高达上千元,国内的单盒价格约300元”,此外,拜腾位于北美的300余人规模办公室“仅零食采购费就花费700多万美元,相当于平均每人1年吃掉了近2万美元的零食”,还“在上海长宁来福士广场1号楼26层租了一整层楼办公”等。

或许大家还记得,前两年,造车新势力曾经出现过一批裁员潮,这其中也包括造车新势力的头部车企——蔚来。一位传统车企的人力资源负责人在接受《中国汽车报》记者采访时曾提过,当时由于新势力企业以重金招揽人才,直接导致传统车企内有部分人“坐地起价”,要求企业支付双倍甚至更高的薪酬,这远远超出了企业能负担的范围。“事实证明,过高的薪酬并不利于企业的长期健康发展。”该负责人认为,汽车制造行业对于人员效率的要求比较高,那种人才队伍野蛮扩张的方式不可取,成本控制也是造车新势力需要重视的一大课题。

可以预见的是,在未来的2-3年时间里,汽车行业都会存在人才快速和频繁流动的现象,而且这波人才流动浪潮将会覆盖整个汽车产业链,从整车厂到零部件,甚至延伸到服务领域。但汽车人才研究会秘书长李喆乐强调,适度提高薪酬以及人员的流动有利于产业发展,但如果为了人才争夺而开展恶意竞争,不仅会让人才对自身的能力与水平产生误解,不利于人才本身的成长,而且还将造成行业内薪资水平的不正常波动,让本就利润相对偏低的汽车制造业更加“雪上加霜”。“每家车企还是需要根据自身的发展情况和所处阶段,制定合理且科学的薪酬体系。”李喆乐如是建议。(施芸芸)

精彩推送

最火资讯

Copyright @2008-2018 名企时报网 版权所有
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联系邮箱:9 9 2 5 8 3 [email protected]